• <mark id="2bglb"><u id="2bglb"><ol id="2bglb"></ol></u></mark>

    <small id="2bglb"><dfn id="2bglb"></dfn></small>
    1. <tbody id="2bglb"></tbody>

  • <small id="2bglb"><nobr id="2bglb"><menu id="2bglb"></menu></nobr></small>
  • <mark id="2bglb"><tt id="2bglb"></tt></mark>

    <mark id="2bglb"><tt id="2bglb"><dl id="2bglb"></dl></tt></mark>
  • 當前位置:首頁 > 子公司動態 > 子公司動態

    武漢武勝門遺址城墻保護性遷移 原址或建考古遺址公園

    2019-12-16 04:45:58 0人評論 次瀏覽
    【導讀】“武勝門遺址的文物保護工程正在實施,目前主要進行的是墻體及夯土的整體搬遷和就地平移,預計打包遷移的實體文物達400箱。”8月20日,武漢市文物考古所相關負責人告訴本報記者,遺址范圍內的地鐵5號線與...
      “武勝門遺址的文物保護工程正在實施,目前主要進行的是墻體及夯土的整體搬遷和就地平移,預計打包遷移的實體文物達400箱。”8月20日,武漢市文物考古所相關負責人告訴本報記者,遺址范圍內的地鐵5號線與和平大道南延工程完成后,“打包”遷走的城墻將回到遺址“原樣復原”。  發現  出土遺存最早可追溯至宋代  武勝門遺址位于武昌區得勝橋路與中山路交叉口南側。此處北城門為明代武昌城擴建時所建,是城北修筑的惟一一座城門,起初叫草埠門,1535年,明都御史顧磷改稱為武勝門。從現存的史料記載和其他城門圖片對比可知,武勝門應由城墻、城門樓、門道、甕城、城壕五部分組成。  武昌區政府在《武昌千年古城保護與復興規劃》中,將武昌古城武勝門遺址納入保護規劃,與地鐵建設相結合,擬對該城門建筑群遺跡進行保護性利用,形成一個具有古城門歷史文化主題的站點。  2018年7月,武漢市文物考古研究所受武昌區政府的委托,對武勝門建筑群基址進行了文物勘探工作,2018年12月中旬開始對城門遺址進行全面的考古清理工作。  據介紹,3次考古清理共完成面積3790平方米。清理出城門相關遺存有:明代甕城東西南北四方墻體、甕城排水系統、筑城的石灰池、宋代單體墻遺跡、元代增修墻體遺跡、黃褐夯土層遺跡等。  一些發現對了解和認識明代武昌城城墻、城門等建筑技術和歷史提供了珍貴資料:如城門遺跡平面布局呈“且”字形,由凸出的方形甕城與曲形的南墻組成,東西寬59米,南北進深53米,西墻最長處達64米。  又如,可看到城門遺跡各部位結構形式,反映不同時期城墻修筑形式和區位布局的不同。甕城墻采用夯土墻內外包磚墻的形式修筑。南墻采取單磚墻砌筑于黃土臺邊沿,部分是在宋、元時代城墻基礎上加固包筑而成。排水系統則分明排水系統和暗排水系統,采用磚石砌筑。遺跡分屬宋、元、明、清的多個時期,不同時期城墻遺跡的分布與走向有所不同,部分遺跡相互疊壓,顯示出城門遺址的年代痕跡。  城門遺址處地層堆積厚而豐富。有民國文化層、清代文化層、明代文化層、宋代文化層、早期淤積層,最厚處達4米。反映北城門性質功能的演變。考古清理中,發現明清瓷片、宋代瓷片、帶有銘文的城墻磚。  市考古所專家認為,這些發現有利于復原明代武勝門的原貌,也有利于認識宋代以來武昌城的歷史變遷。  現場  23米古城墻將平移30米  20日下午,記者來到位于得勝橋路的武勝門遺址,周邊正在進行地鐵5號線與和平大道南延工程建設,原本繁華熱鬧的得勝橋路已是一片工地,四周圍上了擋板。  由于與地鐵、與和平大道南延施工區域有重合,武勝門遺址的文物保護迫在眉睫,“按照地鐵施工需要,我們對不涉及明挖的地段用保護性回填方式解決;對需要明挖的部分用整體搬遷和就地平移的方式來進行保護”,市考古所相關負責人介紹。  記者在現場看到,工人們正在給一段包裹得嚴嚴實實的城墻刷石膏漿、貼棕片,“這是目前我們發現的相對保存最完好的一段城墻,長23米,高約1米,本體重約250噸,加固后接近400噸。石膏和棕片就像保護服把它護在中間,一共要‘穿’上4層。”據介紹,之后還將用鋼材對它托底、固定,并鋪設旋轉軌道、平移軌道,就地平移30米后,在一處空地搭建工作棚保護。待市政施工完成后,再回到原址。  更多的城墻則采取“分段切割、整體搬遷”的方式:首先在墻體的兩側按箱體的高度,挖掘溝槽,兩端人工揭取、凸出墻體;隨后修整墻體周邊,要求四角方正,周壁平整;墻體外依次鋪墊塑料薄膜、遮陽布,然后用石膏、棕片圍貼加固;將墻體打包進鐵箱,用挖掘機等起吊、叉運,運入專門的庫房封存。鐵箱統一制式,長1.8米、寬約0.9米、厚0.6米,目前已裝200余箱,預計全部搬遷文物將達400箱。  不在市政施工范圍內的遺址部分,采取保護性回填方式:建保護隔離帶、鋪墊遮陽布、蓋約20厘米的河砂,再蓋遮陽布、回填泥土與地面相平,以避免文物暴露在施工環境中。  “這些保護措施最終目的是原樣復原”,現場負責人介紹,此次的工程始終貫穿三大原則:“最小干預”“原址保護”“整體保護、局部搬遷”,即能不搬遷的最大限度回填保護,非搬不可的盡可能整體搬遷、減少二次破壞,局部搬遷應具備可還原性。  為最大程度原樣復原,搬遷工作作了充分準備。搬遷前,對每一層磚平面拍照記錄、編號,實現一磚一號。搬遷后,對遺跡進行完整的資料記錄,包括對整體遺跡三維建模、測量、攝影、照相、繪圖、編號登記等。“這段墻原來在什么地方、什么高度、什么朝向,復原后,它就在原來的地方。”  未來  或建成考古遺址公園  在地鐵、道路施工工程完成后,武勝門遺址有望建成考古遺址公園,對公眾開放。  武漢大學物理系退休教授向虎雛認為,武勝門遺址保存著千年的筑城衍變,留下了原始實物,是極其珍貴的武漢城市年輪的實物標本,必須精心保護。他呼吁,參考廣州市北京路“千年古道遺址”成功保護經驗,對武勝門遺址實施保護。在廣州北京路上,承重數十噸的鋼化玻璃罩  著“千年古道”的南、北兩坑,市民和游客透過鋼化玻璃可觀賞到廣州城5個朝代的11層古道。向虎雛認為,在商業街上還原古道,這種簡捷易行的方案不僅兼顧了城建發展和文物保護兩方面,也有效地保存了遺址原生態的全部信息。  市政府參事胡全志認為,與其他城市相比,武漢保留下來的歷史文物并不多,能發掘的更是非常珍貴。武勝門遺址,可以說是武漢的“城市之根”,如能在不影響城市建設的前提下,盡可能保留下來,將是城市之福。  著名學者馮天瑜:  這是武昌城垣最重要的發現  武漢大學歷史系教授、博導馮天瑜表示,武勝門遺址是武漢城市考古的一個重大發現,它的城墻上有數個朝代的存積,信息豐富、保存完整,可說是武昌城垣最大、最重要的發現,對認識武昌這座城的歷史,具有很高的價值。如果能原址保存,是對它最好的保護。  “這是唯一在中心城區發現的武昌城墻遺址”,武漢市地方志辦公室原副巡視員、湖北大學歷史文化學院碩導王汗吾認為,城墻是一座城的歷史記憶。擁有悠久歷史的武昌城,不僅存在于“光榮北伐武昌城下”的新四軍軍歌中,存在于辛亥首義的第一槍中,如今更有了實體的“記憶”。上世紀20年代的拆墻風,使得武昌城墻保留下來的極少,而近來關于武昌城墻零星的發現也難以兼顧真實與完整。武勝門遺址,如果與已復建的起義門遙相對應,對于復原武昌城市記憶具有重大意義。  湖北省圖書館退休研究員昌慶旭數次到武勝門遺址現場查看,他認為,武勝門遺址是唯一能看到武昌城城市年輪的實物標本。一個歷史文化名城的證明在于有古城墻,武昌古城磚砌城墻始于唐代中期寶歷元年(825年)。武勝門有甕城,是十分規整的老城門之一,也是武昌古城北城唯一的城門,史有“北門鎖鑰”之稱。武昌城幾個朝代的城基都在這里,這種標本十分可貴。(文/記者馮愛華 圖/記者許魏巍)

    上一篇:香港旅發局每日更新提示 通知游客各區大型活動

    下一篇:返回列表

    相關閱讀:
    武漢武勝門遺址城墻保護性遷移 原址或建考古遺址公園2019-12-16 04:45:58
    香港旅發局每日更新提示 通知游客各區大型活動2019-12-16 04:45:58
    陽澄湖農家樂蟹莊飯店推薦,環境、價格、手藝,鮮度,一樣不落!2019-12-16 04:45:57
    大學新生可免門票參觀陜西壺口景區2019-12-15 04:25:54
    迪士尼樂園公布最新擴建計劃 全球將新建兩個復仇者聯盟園區2019-12-14 04:30:07
    8歲男孩海螺溝失聯24天了!進冰洞搜尋無果2019-12-14 04:30:05
    8歲男孩海螺溝失聯24天了!進冰洞搜尋無果2019-12-13 04:36:20
    成排石頭霸占免費車位 清源山景區聯合多部門開展專項整治2019-12-13 04:36:20
    注意!赤水丹霞旅游區燕子巖索道臨時停運2019-12-12 04:36:19
    雅安再通報“8·22”特大暴雨搶險救災:滯留游客全部疏散2019-12-12 04:36:17
    特別推薦
    熱門閱讀
    907彩票开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