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ark id="2bglb"><u id="2bglb"><ol id="2bglb"></ol></u></mark>

    <small id="2bglb"><dfn id="2bglb"></dfn></small>
    1. <tbody id="2bglb"></tbody>

  • <small id="2bglb"><nobr id="2bglb"><menu id="2bglb"></menu></nobr></small>
  • <mark id="2bglb"><tt id="2bglb"></tt></mark>

    <mark id="2bglb"><tt id="2bglb"><dl id="2bglb"></dl></tt></mark>
  • 當前位置:首頁 > 子公司動態 > 子公司動態

    以文帶旅,戲幻峨眉——《只有峨眉山》全球公演,開啟文旅融合新時代

    2020-07-01 08:51:18 0人評論 次瀏覽
    【導讀】《只有峨眉山》不僅有其以往作品的制作格局,大氣磅礴,更以優質的內容對峨眉山文化進行有力地傳承和弘揚,做到了為峨眉山這一重量級IP提亮增色。
    中國·峨眉山,2019年9月6日,由四川省樂山市委、市政府,峨眉山旅游投資開發(集團)有限公司(簡稱峨旅投集團)與王潮歌藝術團隊傾力打造的重大文化旅游項目《只有峨眉山》成功舉行了全球公演儀式,向世界展現中國文化的魅力和風采。四川省旅游投資集團有限責任公司黨委書記、董事長任丁,峨眉山旅游投資開發(集團)有限公司、峨眉山旅游股份有限公司黨委書記、董事長王東,無錫靈山文化旅游集團有限公司吳國平董事長,《只有峨眉山》總構想、總導演、總編劇王潮歌及總制作人杜明冬等,新聞媒體、旅行社以及OTA的各界朋友嘉賓出席。 《只有峨眉山》是在峨眉山山腳打造的一座“戲劇幻城”,通過“云之上”“云之中”“云之下”三大有機融合的劇場,共同呈現峨眉山自然人文的極致之美以及中國文化的獨特魅力。作為當地文旅融合的“拳頭產品”,《只有峨眉山》可謂是亮點頻出、精彩紛呈,其不僅為當地文旅經濟發展找到了新線索,更助力文旅融合邁上新臺階,為全國文旅產業的發展樹立了新標桿。 四川省旅游投資集團黨委書記、董事長任丁表示,“旅游演藝是文化旅游供給側改革的關鍵領域,是文旅融合發展的重要載體。《只有峨眉山》開創了旅游演藝“戲劇幻城”的全新模式,實現了藝術要素與技術要素的高度融合。向世界呈現了“云之上、云之中、云之下”三臺震撼人心的視覺和文化盛宴,樹立文旅融合發展的新典范,推動四川文化旅游經濟轉型升級,引領文化旅游演藝專業化、品牌化、規模化發展的新方向。”峨眉山旅游投資開發(集團)有限公司、峨眉山旅游股份有限公司黨委書記、董事長王東表示,“我們嘗試促使景區由傳統景區的‘門票經濟’向‘體驗經濟’轉變,這不僅將帶動峨眉山景區經濟實現多軌發展,還將為游客帶去更好的游覽體驗,形成口碑效應,達成景區發展的良性循環”。 參與此次全球公演儀式的嘉賓,還有《印象劉三姐》副總經理胡慶玲、《印象麗江》總經理郭建東、《印象大紅袍》副總經理吳美求、《印象武隆》總經理張德兵、《又見平遙》總經理康青峰、《又見敦煌》董事長王兒將。他們滿懷期待地觀看了全部表演,這對他們來說,意義非凡。表演結束后,這些與會嘉賓與王潮歌導演和《只有峨眉山》董事長王東集體合影,這些人同框的“全家福”畫面令人感慨。他們是王潮歌導演戲劇國潮之路的見證人,他們負責的項目更是王潮歌導演所展現的中華文化的最大傳承,“戲劇國潮”之路不止,創作的心不止。 打造“戲劇幻城”:以無界化無形、以無形觸真情 該項目位于四川省峨眉山麓、峨眉河南岸,地處峨眉山景區報國片區、黃川國際旅游度假區和峨眉山市主城區的交匯地帶,緊鄰“樂漢高速彭橋出口——峨眉山高鐵站——峨眉山景區黃灣山門”旅游主干線,區位優勢、環境優勢和交通優勢十分明顯。 《只有峨眉山》項目占地規模約7.8萬平米,總建筑面積30240平方米(含游客中心總建面約為30500平方米)。項目篇幅宏大、包羅萬象,包含三個劇場,即“云之上”情境體驗劇場、“云之中”園林劇場、“云之下”實景村落劇場。三大劇場共同組成了一座瑰麗奇幻的“戲劇幻城”——中國美學的實與虛、寫意與留白,戲劇語系中的表現與間離,都在這座“城”中得到了完美展現。 “云之上”劇場為室內的情景體驗劇場,以“千里江山圖”意境組成的混合幕墻體系與周邊自然環境相融合,體現青綠山水、和諧自然的建筑美學,充滿藝術想象力。劇場外部采用50多萬片小型青瓦和9萬片大型彩色玻璃瓦進行構飾,劇場內部則由“卍字廳坐席空間”“卍字符舞臺空間”“天井空間”“背夫空間”“廢墟空間”“影像空間”等6大表演空間構成,劇場每場可容納1400余人同時觀演。 “云之中”劇場是連接“云之上”“云之下”兩大劇場的室外園林劇場,由約1.7萬平方米的白色礫石、23座屋頂以及覆蓋面積達8000平方米的霧森組成,形構出“云海漫過屋頂”之感,為觀眾營造出“云海漫游、鳥瞰人間”的體驗。當觀眾穿梭其中,劇場中所布置的30個戲劇點中的表演便會陸續啟動,演員在“云之中”與觀眾邂逅,將戲劇所具有的心靈沖擊力帶到現實之中。 “云之下”劇場由名為“高河村”的舊村搬遷遺址改造而來,保留了27個院落、48棟房子和395個房間,占地面積約2萬平方米。該劇場以逼真的場景設計、飽滿的人物塑造以及4355件極具歷史感的老物件還原了上個世紀80年代的農村樣態。“云之下”劇場的故事就在這樣的背景中展開——面對改革開放的浪潮,面對進城務工的吸引,在這個小村莊里在一夜間變了樣,每家每戶都發生了件大事,或溫情感人,或啼笑皆非,或光怪陸離,一出出人生浮世繪相繼亮相……觀眾將置身其中,自由地與17場院落戲、2場廣場大戲、75場散點戲組成。在這個原風貌的實景村落里,觀眾將浸入到一個個充滿煙火氣的人生故事,感悟藏在記憶力的那一段段化不開的鄉愁。據介紹,“云之下”劇場的戲劇之豐富、演員之龐雜、劇情之跌宕需要每位觀眾用6次才能盡覽。 “我希望演員跟觀眾能夠模糊起來的,觀眾也是一個演員,可以自主尋找一些痕跡,尋找完成故事的一部分。《只有峨眉山》呈現的是人們非常熟悉的一個地方,但是又完完全全在陌生的情景包裹之下,這就是戲劇幻城。”王潮歌說,“我希望《只有峨眉山》能夠讓觀眾到這不僅僅是看古跡,不僅僅是游山玩水,更重要的是,讓他們來這里能夠被觸動,能夠跟自己內心打一個照面。” 引領業界新航道:多維重構峨眉山IP價值 放眼中國戲劇和文旅演藝發展進程,《只有峨眉山》打破了“舞臺”邊界,更突破了“室內表演”和“靜態觀看”的傳統戲劇演出模式,首開先河,引領了業界的“新航道”。 劇場設計層面,《只有峨眉山》最大亮點是保留了部分峨眉山下原住民的村落和房屋,將劇場與周邊原始舊村進行了有機融合,打造了中國最大實景村落劇場。這一做法實現了舊村藝術化再利用,完成了“發展與保留、歷史與未來、科技與文化”相輔相生、和諧發展的新嘗試、新探索。在《只有峨眉山》總制作人杜明冬眼中,《只有峨眉山》可以說是一臺“生態演出”,它與峨眉山當地的自然生態、人文生態融為一體,相得益彰。 觀演邏輯層面,《只有峨眉山》在將戲劇從“一個舞臺”到“三大劇場”進行延展的同時,首創了觀眾從室內到室外的行進式觀演模式。換言之,《只有峨眉山》沒有固定的空間,劇場不是劇場,實景也不是實景,觀眾將在中國最大的浸沒式劇場中看“沒有演員的表演”,在時間穿梭中感受“人間天上”的人生漫游。某種程度上,《只有峨眉山》打造的“戲劇幻城”突破了顯在的時空邊界,而正是這種“大音希聲、大象無形”的妙感更為動人。 創作理念層面,《只有峨眉山》則有著豐沛的情感正能量 ,“背夫”劇目展現了背夫的堅毅品質,而他們的故事也是峨眉山幾千年歷史的真實寫照,更是無數中國人勤勉于生活的真實寫照;“鄉愁”劇目則聚焦于當下城市化建設過程中難以安放的情感,讓觀眾重拾鄉愁滋味…… 還有“親情”劇目、“奮斗”劇目等一系列飽含真情實感打造的、涵蓋了社會生活方方面面的劇目,觀眾跟隨劇中人一起探索人生真諦,弘揚正義、奉獻、真誠、向善的中華民族傳統美德。 《只有峨眉山》完成了中國戲劇一次創新性轉向。作為著名導演王潮歌繼“印象”、“又見”系列之后,“只有”系列的開篇之作,《只有峨眉山》不僅有其以往作品的制作格局,大氣磅礴,更以優質的內容對峨眉山文化進行有力地傳承和弘揚,做到了為峨眉山這一重量級IP提亮增色。 《只有峨眉山》所完成突破的不止戲劇本身,還在于它的模式創新。它創新了國企改革的實踐:作為四川省唯一一家旅游上市公司,四川省的龍頭旅游企業,峨眉山旅游股份有限公司多年來不斷深化改革,探索發展新模式,走在了中國文旅產業融合的最前沿,此次《只有峨眉山》就是實現迭代發展的重要抓手,這將助力其進一步實現文旅融合、擴容提質、游客倍增、效益提升,努力成為中國文旅創新融合,國際化文旅發展的旗艦企業;它創新了區域發展的思路:圍繞著峨眉山這一國家級5A景點打造旅游IP,是當地開拓出來的發展新路徑——以峨眉山為核心,以戲劇《只有峨眉山》為抓手,結合當地的歷史文化特色進行創作,將助推峨眉山成為世界級IP,成為中國走向世界的亮眼名片。 打造全國“樣板”:用創新啟幕文旅融合新時代 黨的十九大報告明確提出:“文化是一個國家、一個民族的靈魂。要堅持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文化發展道路,激發全民族文化創新創造活力,建設社會主義文化強國。”如何激發文化創造活力?如何實現優秀傳統文化的創造性轉化、創新性發展?“文旅融合”的新路徑已然顯現——2019年成為文旅融合發展的“元年”,“文化+旅游”的協同效益不斷突顯,而《只有峨眉山》正是樂山市委、市政府響應十九大精神、順應文旅融合發展趨勢所精心打造的文旅融合“拳頭項目”。 《2019年度旅行晴雨表》顯示,全球游客在選擇旅行目的地時,文化因素比天氣因素更為重要;34%的受訪者選擇某個目的地是為了體驗當地的人文風情,僅20%的游客表示旅行是為了目的地的好天氣;尤其對于中國旅行者來說,選擇目的地時,文化因素占46%,占據主要地位。《只有峨眉山》大膽創新,以旅游者的文化體驗為突破口,通過現代藝術手段將峨眉山歷史文化、人文故事、民俗文化等文化元素轉化為場景、故事、演出體驗等,來引發游客的文化共鳴。從經濟實效進行考量,《只有峨眉山》的落地將成為四川文化品牌和經濟引擎,增加峨眉景區旅游收入,盤活周邊產業,促進就業,直接帶動樂山地區乃至四川的經濟發展。目前,《只有峨眉山》劇場周邊地價已經開始升值,而其戲劇表演所需的演藝人員、劇場運營人員等則直接帶動當地就業。 另據文化和旅游部數據,從2013年到2017年,我國旅游演藝觀眾人次從2789萬人次增加到6821萬人次,增長了145%;旅游演藝票房收入從22.6億元增長到51.5億元,增長了128%。市場形勢利好《只有峨眉山》的經濟潛力不容小覷。 《只有峨眉山》只是四川樂山文旅融合代表項目之一。近年來,一大批優質文旅項目在樂山落地開花,跑出了樂山旅游“加速度”,加速樂山從“旅游城市”向“城市旅游”華麗嬗變。2019年上半年,樂山市共接待國內外游客3598.85萬人次,實現旅游總收入515.57億元,同比分別增長21.4%和16.49%。 《只有峨眉山》作為貫徹文旅融合邁出的重要一步,不僅彰顯出地區的多維實力,更勾勒出政治、經濟、文化、社會、生態五位一體協調發展的美好藍圖。此前,樂山市制定了“到2021年,文旅投資、旅游綜合收入實現‘雙千億’,旅游業占GDP的比重達到15%以上”的目標,《只有峨眉山》將成為實現這一目標的重要助力,助推樂山市的旅游產業獲得一次飛躍性的提升。 打造戲劇新物種 ,“戲劇幻城”引領戲劇國潮 《只有峨眉山》打造了戲劇新物種——“戲劇幻城”,“幻城“之所以叫做“城”,是因為它本身并不是只由一個劇場構成,《只有峨眉山》包含可以俯瞰人間情景的體驗劇場“云之上”、融合青山綠水的園林劇場“云之中”、深度還原舊村的實景村落劇場“云之下”,其最大膽的創新手法在于打通了“劇場演出”和“實景演出”的邊界,使得不同種類的劇場之間互相交融。每個劇場乃至每個舞臺所包含的信息容量都遠超過大眾對戲劇表演的認知,三個劇場空間不是平行的并列關系,而是有發展邏輯的遞進關系。 “云之上”劇場空間里著重展示“天上心法”,“云之中”劇場空間更加強調“時光行走”,而“云之下”劇場空間,則想充分向觀眾呈現一座用來修行的“人間道場”。 “云之上”雖然是室內劇場,但它并不是傳統意義上的劇場,在第一個空間創作人員把峨眉山上的云海搬到屏幕上的那一瞬間,就注定一個不平凡的戲劇要開場了。相比于現如今市場上“橫行”的“浸沒式“戲劇,《只有峨眉山》更加強調是精神世界的沉浸,而非只存在于身體沉浸這樣的表面。”云之上“擁有的六大表演空間,全部以不同的形式呈現給觀眾,這一時刻看到的是四周環繞的光影屏幕墻壁,下一個踏入的空間可能就是云霧繚繞的天井空間。雖然僅有一墻之隔,但也是兩個完全不同的世界。其中不只表演形式別出心裁,在思想深度方面也值得被強調和討論。“云之上”整體的精神面貌是樂觀積極陽光的,雖然與現實主義題材有所碰撞,但絲毫沒有消極灰色的意味。 “云之中”的意境之美相信當代戲劇作品中可以媲美的都少之又少,這里給我們帶來了一個非常極致的空間措置感——屋頂在腳下,云海在身邊。作為進入《只有峨眉山》首先被欣賞到的劇場,“云之中”起到了一個引導的作用。這里所指的“引導”不單單是告訴觀眾下一站要去那里,更重要的是,它會帶你進入一個非常理想的精神世界。僧人、學生、背夫、舞者……不同朝代不同身份的人物在同一空間游走,周身是飄渺云霧,白石黑瓦,真正做到了實景即幻境,幻境倚實情的境界。還有一個特別值得強調的點是,這些來自于不同時空的人物,會根據觀眾隨機觸發互動,這是一項令人驚奇和興奮的創意,當我們說細節決定一切的時候,在這里就有濃重的體現。 “云之下”劇場目前在全國范圍內,是獨一無二的存在。此處劇場由原本在峨眉山麓下的小村莊改造而成。比挖掘機先一步到達這個岌岌可危的村莊的是藝術創作者們和正急于尋找“為觀眾還原夢境”之全新舞臺的導演王潮歌。人去樓空的舊村老屋不早一步、不晚一步地恰好于此時走進了王潮歌的視野。一些原來經年累月生活在這里的村民,又以演員的身份重新回到這個空間里。從村頭的小路進村,穿越時空,層層邁進,395個房間,一百多場戲劇在這里上演。據說,走進去的人都找到了自己,走出來時又都紅著眼眶,走進去的人也許帶著迷惘,但走出來的人都想重新看一看生活。 同時,《只有峨眉山》外在的視聽感受,能夠引爆觀眾內在的心靈震撼。劇組的外觀設計、舞美設計、服裝設計等,皆由中國頂尖專業人員制作完成。讓好似海拔三千多米的峨眉山山頂的云霧被搬到了這里,好似“云中有朵雨做的云”的那片云飄來了這里,好似萬年寺的鐘聲就從這里發起,好似天上人間,好似夢間幻境。《只有峨眉山》的表象是集成中式大美,是鏈接傳統與現代,是振聾發聵也是無聲無息,是點到為止也是無始無終。

    上一篇:上海迪士尼可自帶食品了,但翻包檢查依舊

    下一篇:返回列表

    相關閱讀:
    以文帶旅,戲幻峨眉——《只有峨眉山》全球公演,開啟文旅融合新時代2020-07-01 08:51:18
    上海迪士尼可自帶食品了,但翻包檢查依舊2020-07-01 08:51:10
    孔子博物館9月將開館 正加快建設孔府檔案數據庫2020-06-30 09:04:24
    欣欣旅游信息化技術助力 細說黔濃辦公業務轉型升級2020-06-30 09:04:24
    四川省印發《古蜀文明保護傳承工程實施方案》2020-06-30 05:11:17
    不堪其擾!香港建議修法遏制公園“歌嫂”擾民2020-06-30 05:09:46
    “大圖們倡議”第八屆東北亞旅游論壇在琿春召開2020-06-28 07:22:23
    四川省印發《古蜀文明保護傳承工程實施方案》2020-06-28 04:37:17
    “跳崖”是種什么樣的感受?奧陶紀極限蕩繩試一下2020-06-28 04:36:47
    江蘇舉辦首屆大運河文化旅游博覽會2020-06-27 04:17:42
    特別推薦
    熱門閱讀
    907彩票开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