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ark id="2bglb"><u id="2bglb"><ol id="2bglb"></ol></u></mark>

    <small id="2bglb"><dfn id="2bglb"></dfn></small>
    1. <tbody id="2bglb"></tbody>

  • <small id="2bglb"><nobr id="2bglb"><menu id="2bglb"></menu></nobr></small>
  • <mark id="2bglb"><tt id="2bglb"></tt></mark>

    <mark id="2bglb"><tt id="2bglb"><dl id="2bglb"></dl></tt></mark>
  • 當前位置:首頁 > 社會新聞 > 社會新聞

    視頻|丟下漸凍癥妻子和幼女,這個丈夫被起訴離婚!

    2020-01-08 09:03:53 0人評論 次瀏覽

    清晨五點的北京,天還沒有亮。

     

    通州區的一間屋子,準時地亮起了燈,屋內傳來各種生活中熟悉的聲音,伴隨著陌生的呼吸聲。那是一聽就能辨別出,不同于常人的,格外沉重的呼吸聲,一夜未斷。

     

    在這個屋子里,一切都井然有序地發生著。

     

    5:00  白春梅起床,收起支在沙發邊上的簡易床鋪。已經超過60歲的白春梅,將折疊床利落地折疊好,然后塞進角落里。

     

    白春梅給女兒魏榕喝枇杷水潤嗓


    5:05  白春梅從保溫瓶里倒出熱水,放上兩勺枇杷膏,攪拌均勻,插上吸管,端到女兒魏榕的枕邊,讓她喝下。

     

    5:10  白春梅一只手把女兒掰到側身,然后給她拍背。

     

    女兒魏榕的每一天,都被母親精確到了5 分鐘。魏榕患上的是一種名為肌萎縮側索硬化的疾病,俗稱漸凍癥。

     

    下一個5分鐘,是最關鍵的脫機訓練。

     

    魏榕進行脫機訓練

     

    母親白春梅拔掉連接魏榕和呼吸機的管子,幫助她做脫機訓練。白春梅的眼睛,盯著魏榕的臉,一秒鐘都不敢大意。

     

    訓練開始不久,魏榕就閉上了眼,當她再次睜開眼睛的時候,眉頭鎖得更緊了,然后閉著的嘴唇微微張開,母親白春梅熟練地開啟呼吸機,接上管子。

     

    59秒,魏榕能夠自主呼吸的時間越來越短了,上個月這個數字還是2分鐘。

     

    “離不開。這不又快一個月了,我還沒有下過樓呢。”母親白春梅成了魏榕24小時的監護,即便到了晚上,她也不能夠全然松懈。

     

    夜晚,母親白春梅的簡易床就支在魏榕的沙發床邊。為了能夠睡得好一些,魏榕在晚上必須打上氣囊,這就意味著魏榕無法說話,每一次魏榕有需要的時候,就用舌頭抵住上顎,發出輕微的兩聲聲響,白春梅就立刻起身,幫她吸痰、翻身或者是撓癢癢。

     

    “不管睡得多深,我都能聽見。我就不知道哪來的這種反應。”魏榕的母親說,她已經形成了條件反射。

     

    父親把魏榕抱上輪椅,想要推著她去窗邊曬曬太陽

     

    隨著病情的加重,魏榕離不開的東西越來越多。持續工作的2臺呼吸機、每天至少啟動8次的吸痰器,24小時連軸轉的母親父親,還有精神的寄托,女兒淼淼 。

     

    魏榕唯一不需要的,是自2017年9月3日離開后,便再也沒有回過家的丈夫。

     

    “我覺得這段婚姻,不僅毀了她(魏榕)的身心健康,等于毀了兩代人。爸爸不負責任,孩子長大以后會怎么想?”比起母親白春梅對丈夫趙新成的控訴,魏榕更多時候選擇避而不談,因為對于這段婚姻,對于這個人,魏榕已經心寒。

     

    一個最平常的結婚故事

     

    魏榕和丈夫趙新成的故事,要從魏榕來到北京的2003年開始說起。那年,心氣兒有點兒高的魏榕,通過專升本的考試,離開了她從小生活的華北縣城,來到首都北京。2005年,魏榕大學畢業,干著一份月薪1260元的工作,和同學合租在北五環的一間小臥室里。

     

    2010年,魏榕的工資已經突破萬元,但28歲的她,更期待在漂泊無依的北京能有一個自己的家。

     

    就在那一年,她經人介紹,認識了當時在北京開印刷作坊的趙新成。17歲就來北京打拼的趙新成,那時已在北京買了房。戀愛期間,趙新成對魏榕很上心,經常接送她上下班,他們的關系進展得很順利。2012年魏榕和趙新成結婚,2013年女兒淼淼出生。

     

    雖然丈夫趙新成遠不如婚前體貼,但三口之家帶來的幸福,還是讓魏榕對未來充滿了期待。直到2015年,她開始頻繁地摔倒。

     

    一段漫長的發病過程

     

    剛開始發病的時候,魏榕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有時候收拾著屋子,腿一軟,就跪下了。

     

    那段時間,魏榕看了北京的各大醫院,最終也沒有確診。然而,魏榕的情況越來越糟,沒過多久,她就已經無法獨立出行,卻依然堅持上班。

     

    “她都不敢喝水,怕上廁所要麻煩同事。”那時做著會計工作的魏榕,上下班都靠搭同事的便車,每次出門都需要母親把她送上車,回家的時候母親則會帶著女兒淼淼在門口等她。戀愛時殷勤接送的丈夫,在婚后卻再也沒有主動接送過魏榕。

     

    然而,魏榕的病情還在惡化。

     

    有一次下班回家,母親白春梅和女兒淼淼扶著魏榕進了電梯,魏榕一下子摔倒,怎么也無法再站起來。女兒淼淼見到這樣的情況,大哭。母親白春梅把魏榕拖到電梯口攔住電梯門,然后進屋,搬了一小一大兩條凳子。母親先把魏榕搬到較矮的小凳子,然后再挪到較高的大凳子,一步一步,就這樣,把她從電梯挪進了家。

     

    “我現在都想不起來,我是怎么把她給弄進屋的。”說到這,母親白春梅立刻濕了眼眶。

     

    從那次摔倒以后,魏榕便只能坐在輪椅上了。也是在2016年,丈夫趙新成因為心梗做了心臟搭橋手術,手術后兩個人的關系變得“微妙”。趙新成由魏榕婆婆照顧,住在主臥;魏榕和孩子則由魏榕自己的父母照顧,住在次臥,兩家人各自為營,還經常爭吵、摔東西。

     

    兩家人不僅各自開灶,魏榕的婆婆還會將用完的鍋碗瓢盆都收到主臥里,甚至有一次淼淼饞奶奶做的蝦,過去聞了聞,都被奶奶呵斥:“回去吃你自己家的飯。”

     

    “他們不給孩子交書本費,幼兒園500元的書本費,問他們要錢,他們讓我們滾。”魏榕的母親說,趙新成一家不但對魏榕不管不顧,甚至對女兒淼淼也是不聞不問。

     

    這樣的情況維持了幾個月,在那段時間里,趙新成和魏榕的溝通,也都是通過微信完成的,每一次魏榕想要跟趙新成商量著解決什么事情,趙新成的態度都極度冷漠。

     

    但即便如此,這一年春節,魏榕還是給丈夫發了一段微信,她說:我最愛的人呀,一年馬上就要過去了,我們的霉運也都會過去的,新的一年會越來越好。

     

    然而魏榕沒有等來丈夫的任何回復。病情,也變得愈發嚴重。

     

    “當時她住院的時候,我整個人都是懵的,我什么也不知道,腦子一片空白,就是拿了一大堆單子在那簽字。”那是魏榕的母親白春梅第一次聽到漸凍癥這個詞,她只記得了醫生跟她解釋,這個病嚴重以后會呼吸衰竭。

     

    看看新聞Knews記者:“你當時候心里什么想法?”


    “當時沒有想法,只有救她,孩子那么小,爸爸不管不能沒有媽,我就這么一個意念,我就想救活她。”母親白春梅到現在也依然是這個想法,女兒魏榕能夠堅持幾年,她就能夠這樣不停歇地伺候女兒幾年。

     

    相比于2013年白春梅抱著剛出生的外孫女淼淼時候的照片,她長出了許多的白頭發,生活的艱辛清晰地寫在她的臉上。

     

    冷血丈夫起訴離婚


    2017年3月,魏榕被確診為漸凍癥。

     

    然而,和確診書一起撕碎魏榕生活的,還有法院的一通電話,她被告知丈夫以“情感破裂”為由起訴離婚。開庭的那天,魏榕坐著輪椅,父親推了她2公里出庭,在庭上魏榕就表達了不愿離婚的想法。

     

    雖然最終保住了婚姻,但丈夫還是在半年之后消失了。

     

    消失時,丈夫趙新成帶走了房本、車本,買車和印刷廠買機器的手續單,甚至還有日常生活必須的水卡、電卡和煤氣卡。然后鎖上了主臥的門,留下了一段告知的話,便離開了。

     

    丈夫趙新成離開前在門上留了一張字條

     

    丈夫趙新成甚至施壓物業,不許賣水給魏榕一家。對于這段婚姻感到失望的魏榕,終于忍無可忍,決定主動提出離婚。


    漸凍人離婚案,艱難的起訴之路


    那天下午,劉輝律師到魏榕家看她,并把當時二審的情況告知了魏榕,勸慰她耐心等待。

     

    律師劉輝探望魏榕

     

    劉輝是微博上知名的法律博主,擁有超過百萬的粉絲,她說自己不輕易提供法律援助,但魏榕的留言讓她印象深刻。

     

    “在微博上跟我發私信聯系,她說劉律師我有一個案子,希望你能幫忙。然后跟我說她想離婚。我問了她大概的情況,給我感覺她很理性,很知性,然后說她稍微困難一些,能不能經濟上適當地照顧。但是并沒有說,不給費用,一直說適當地照顧,讓我對她有一個好感。”劉輝在微博上遇見過太多一上來就想要法律援助的人,魏榕的自強和善解人意,讓她十分感動。

     

    不過劉輝也是后來才知道,當時魏榕是在輪椅上,在一只手已經完全失去知覺的情況下,打下那段讓她肅然起敬的文字的。而在那段時間里,魏榕還在積極地微信賣貨,緩解著經濟上的困難。

     

    最終,劉輝決定為魏榕提供免費的法律援助,春節期間她就幫魏榕寫好了訴狀書,并告知魏榕想要代理的時候可以隨時聯系,但之后的幾個月,魏榕卻再也沒有提起離婚的事。

     

    對于離婚,魏榕還是糾結了,直到她真正站在了生死的邊緣。2018年6月27日,魏榕被緊急搶救,醫院還下達了病危通知書。

     

    “病重的時候,我們也給他(魏榕的丈夫趙新成)發短信、微信,聯系不上。”母親白春梅當時就慌了,她想著萬一女兒魏榕沒了,孩子淼淼該怎么辦呢?幸好,魏榕最終被搶救了回來。

     

    這一次病危,魏榕在醫院足足待了3個月,喉嚨被切開,永遠地戴上了呼吸機,即便在這樣的情況下,魏榕還是叮囑母親,堅持不將女兒送到丈夫身邊,她怕孩子受委屈。但其實,根本不存在這個選項,因為丈夫趙新成的電話從來都沒有被打通過。出院之后,魏榕做的第一件事便是起訴離婚。

     

    魏榕病重的那段時間,有朋友前來探望,律師劉輝也在微信上看到消息后,來了醫院,還組織了捐款,甚至有一些陌生人都施以援手。而丈夫趙新成卻人間蒸發了一樣,全然不顧,這一次魏榕真的寒了心。

     

    除此之外,魏榕也有更迫切和切實的考量:女兒淼淼的上學問題。淼淼已經到了法定上小學的年齡,但想要入學,作為父親的趙新成就必須出面提供住房、戶口等相關憑證。魏榕就此溝通多次,趙新成仍然不予理睬。想要女兒上得了學,魏榕只能離婚。

     

    再者,好強的魏榕也不希望讓男方認為,是因為她自己有病,想要拖累對方。考慮到這些因素,當魏榕再次找到劉輝,想要上訴離婚的時候,她的態度是堅決的。

     

    2019年2月18日,魏榕上訴的離婚案第一次庭審,此時的魏榕已經無法出席庭審,只能由劉輝作為代理律師出庭,父親旁聽。然而,形勢并沒有她們預想的那么順利,考慮到撫養費等問題,這一次男方不同意離婚。

     

    “胡攪蠻纏唄。”魏榕的父親在旁聽席聽著女婿趙新成對于法官問題的回答,感到可笑又憤怒。

     

    魏榕的父親告訴記者,庭上法官詢問趙新成結婚之后,和魏榕在經濟上是如何分配的,趙新成回答是AA制,但在后來又抱怨說自己每天都在辛苦賺錢養家。這前后矛盾的說法,受到了法官的質疑。

     

    再者,當趙新成被詢問借魏榕母親6萬元買車的事情的時候,他表示自己想不起來了。

     

    這一次上訴離婚,劉輝律師希望能夠幫魏榕爭取到孩子的撫養權,住房的使用權,還有魏榕一部分的醫療費用。因為魏榕一家,早已入不敷出。

     

    “7000塊錢一個月,還不算她吃的營養。” 為了節省開支,母親白春梅都自己在家幫魏榕換氣管,還盡可能地延長更換時間。

     

    但即便如此,每個月至少7000元的治療費用,也已經掏空了魏榕和父母的存款。消失的丈夫,漸凍的生活,魏榕一度覺得被逼到了絕境。魏榕早已不再奢望丈夫能夠回心轉意,只是寄希望于《婚姻法》,能夠讓男方履行扶助的義務,并支付孩子的撫養費。

     

    我想陪你長大


    這一天,幼兒園送來了女兒淼淼的畢業相冊。魏榕看著一張張相片,由衷地說:“真好。”

     

    魏榕還指著一張淼淼和同班小男孩的合照,開著玩笑:“這張照片拍出了金童玉女的感覺,兩個人兩小無猜。”

     

    相冊里的淼淼是快樂的,她騎著小木馬,穿著好看的裙子,笑得那樣歡,幼兒園老師曹列娟說,這張照片甚至被攝影師評為最愛。但其實,淼淼會這樣笑的時候并不多,她是個害羞還有點敏感的孩子。

     

    “我記得有一次中班的時候,我們做的活動是父親節,就是畫一幅自己的爸爸,淼淼就畫了一個戴眼鏡的人,我說淼淼你爸爸回來了呀,她說沒有,這是我畫的姥爺。”

     

    曹列娟從3年前,便是淼淼幼兒園的班主任,她任教3年,從來沒有見過淼淼的父親。曹列娟記得,在淼淼更小一點的時候,提起父親節禮物這個話題的時候,淼淼還會問她,爸爸不在家怎么辦?我沒辦法把禮物給爸爸怎么辦?但慢慢的,淼淼便不再問這個問題了,一切和父親相關的活動,她都會自動替換成“姥爺”。曹列娟說,她感覺淼淼好像已經從心底把爸爸的這個角色去除了。

     

    “這是今天中午吃飯的視頻,老師發過來的。” 午飯后,母親白春梅把淼淼在學校里的視頻拿給魏榕看。

     

    然后姥爺便起身去接淼淼,他們分工明確。

     

    姥爺接淼淼放學

     

    “姥爺我剛才沒看見你呢。我以為你沒來接我。”


    “忘了我給,我給忘了接你了。”


    淼淼撲在姥爺的懷里,撒著嬌,姥爺也順水推舟逗她玩。

     

    雖然離婚還沒有辦下來,但幸好通過朋友的幫忙,淼淼終于暫時能夠上小學了,魏榕想著要盡快把婚離了,讓女兒的學上得更安穩些。

     

    “媽媽。”淼淼一進門就飛奔向魏榕,然后開始背誦她拿手的《三字經》。

     

    “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習相遠。 茍不教,性乃遷。教之道,貴以專。”

     

    如今,女兒淼淼就是魏榕世界的全部。但魏榕無法抱女兒,她只能躺在床上,母親白春梅在一旁給她吸痰。

     

    其實魏榕多么希望,能夠像正常的母親一樣,教孩子背詩詞,給她講故事,陪她做游戲。但現在,魏榕只敢奢望能夠陪淼淼久一點,再久一點。

     

    魏榕的母親說,魏榕是為了孩子活著,而她也是為了她的孩子活著。

     

    因為魏榕生病的緣故,女兒淼淼很少出去玩,對于正處在對外界事物充滿好奇的年紀,淼淼偶爾也會問姥姥:什么時候可以出去旅游?什么時候可以去上海的迪士尼看城堡?

     

    姥姥都會回答她說:“等媽媽病好了,姥姥就補給你這些時間。”

     

    如果生活困苦 你還能微笑面對嗎?

     

    這個故事充滿悲傷和淚水,但奇怪的是,魏榕卻并不如此。因為呼吸機的拉扯,她始終眉頭緊鎖。開始我誤以為是她在憂愁,后來發現,魏榕是一個即便在這樣的境況下,還有余力幽默的人。

     

    有朋友來看魏榕,他們有說有笑

     

    魏榕會看著朋友的破洞牛仔褲說:你的褲子是壞了嗎?


    也會在面對鏡頭的時候,跟記者撒嬌:我也緊張,我沒上過電視。


    還會在和看看新聞Knews記者搶單點外賣的時候,機智地說:我來,不告訴你們周圍有什么好吃的。

     

    還有,那些時髦的俏皮話,好玩的新式詞,魏榕都懂,她總是冷不丁地就給你來上一句,讓你有些出戲,然后意識到,苦難的生活原來不僅僅只有淚水。

     

    故事臨了,我總想起結婚的那段誓詞:無論順境還是逆境,無論富有還是貧窮,無論健康還是疾病,無論青春還是年老,我們都風雨同舟,患難與共,同甘共苦,成為終生的伴侶。

     

    其實很多人勸過魏榕,干嘛要離婚呢,不離也許能夠跟男方耗上一輩子,就這樣住在這個房子里,理直氣壯,但魏榕卻很堅決,她要離婚,要和這個不愛她的男人,擺脫夫妻的名義。

     

    節目播出前,劉輝律師告訴我們,離婚案二審宣判了:魏榕把婚離了,拿到了淼淼的撫養權,而且能夠在這間男方的婚前住所里住到淼淼成年。男方還要支付撫養費,和5萬元的醫療費。但男方馬上對此提出了上訴,至今,魏榕和孩子沒有收到過來自男方的一分錢。(魏榕、趙新成均為化名)


    (看看新聞Knews記者:盧梅 李響 實習編輯:陸熠)


    版權聲明:本文系看看新聞Knews獨家稿件,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相關閱讀:
    視頻|丟下漸凍癥妻子和幼女,這個丈夫被起訴離婚!2020-01-08 09:03:53
    視頻|3歲男童高燒20天不退花5萬治療 竟是溫度計壞了?2020-01-08 09:03:53
    視頻|網戀女友主動送“名表” 男子回禮后卻被拉黑…2020-01-08 09:03:52
    視頻|借3千多要還12萬多?小伙還不是第一次被套路...2020-01-08 09:03:51
    視頻|小偷“光顧”外籍球星別墅 隔天就被抓了2020-01-08 09:03:50
    視頻|雜貨店熟客接連賒賬700多條香煙 小店被“整垮”2020-01-08 09:03:50
    灶臺起火 8旬老太不幸身亡2020-01-08 09:03:50
    非機急行落入“虎口” 騎車女子不幸身亡2020-01-08 09:03:49
    陽澄湖農家樂推薦,賞菊、吟詩、品蟹,《紅樓夢》的大閘蟹高雅藝術2020-01-08 04:43:03
    視頻|這也要偷?奇葩男偷垃圾桶成癮 1個月盜走40余個2020-01-07 09:03:47
    • 客服QQ:
    • QQ群①:
    • QQ群②:
    特別推薦
    熱門閱讀
    907彩票开户